河北都市网
河北都市生活资讯门户
热门搜索: ASTAS MX-5   食品 签约

医药 科技 地产 汽车 旅游 时尚 文化

首页 > 经济学 > 正文

“足记”创始人杨柳:欢迎巨头来合作 而不是碾轧

导读:  受访者供图时代周报记者 杨静 发自上海  上海愚园路东海广场的创客中心,在不用出差的日子里,摄影APP创始人杨柳一次又一次地在这里等着记者和各路投资人士的到来。如果幸运,她可以在...

\

  受访者供图

时代周报记者 杨静 发自上海

  上海愚园路东海广场的创客中心,在不用出差的日子里,摄影APP创始人杨柳一次又一次地在这里等着记者和各路投资人士的到来。如果幸运,她可以在等待的空隙抽一支烟,这是她最奢侈的放松。

  足记在今年2月的火爆,是杨柳压根没想到的事。这款现象级产品的逻辑再简单不过:将最普通的照片,转换为宽屏形式,加上台词,还可以添加英语、日语、韩语等翻译,就如同电影截屏一般。产品上线后,用户数量从破万到破百万只花了7天,从破百万到破500万仅仅用了4天,排名也从Top1000急速蹿升至免费分类全榜第一。

  急速的成长,也让压力与焦虑如影随形。在那之后,杨柳每天留给睡眠的时间压缩到了4小时之内,团队、产品、投资、宣讲、访谈……

  “因为创意不值钱,互抄泛滥后只会造成越来越恶性的循环。巨头公司夹击就夹击吧,我也没有什么生存法则,因为我并不知道我能生存多久。欢迎各大巨头跟我谈合作,而不是光碾轧我。”杨柳说。在外界来看,这款产品太容易被嫁接到其他产品上。

  有人说,足记的服务器并不稳定,作为一款技术产品这是硬伤。“足记团队现在一个版本一个版本地迭代。因为我不懂技术,我自己就是足记最大的Bug,”杨柳忧伤而疲惫,“我不想以足记CEO自居,如果可以,我想嫁给程序员。”

  在当下人头攒动的创业队伍里,杨柳并不认为自己是“商业英雄”,但初心与信仰仍然支撑着她对于足记的全身心投入。她还记着和上海市委书记韩正那张合照背后的自我表达,当时她在照片上打下的字幕是:我有一个梦想。

  文艺基因

  穿过创客中心玻璃门左拐约5米,便是足记办公室。20多平方米的开发空间,10余张桌子,宜家风格的装修,足记20多人的团队紧张地忙碌着。

  足记2.1.4版本测试用户就诞生在这里,当中包含了电影人、摄影师等专业人士。“从今年2月开始,就是从这么一波小众人群向外扩散。”杨柳回忆道。

  足记的左邻右舍,是和它一样的草根互联网创业团队。创客中心的墙壁上有很多涂鸦,整个空间很活泼,开放式的办公空间也处处透露着张扬的青春:欢迎来到新世界。

  黑色T恤、黑色牛仔裤,齐刘海马尾辫,杨柳这样出现在记者面前。资料中的她,爱梳着两个小辫子;她的团队成员这样描述她:女汉子,70后,绒毛控,呆萌老板。这一天,杨柳有些许改变的,除了辫子,还有面色,她显得有些疲惫。

  一个小时的采访过程里,坐在记者对面的她不时地读着短信和微信,大多是来自客户、合作方、记者的邀约,她要把这些记录下来并在手机里排表。她不希望错过任何的机会,这些邀约,说不定就像是大力水手吃下去的菠菜或者是超级玛丽吞下的蘑菇―成为推动足记继续成长的源泉。

  现在,没有比寻找到技术合伙人并组建能够驾驭DAU千万级的技术团队,更能让她觉得揪心了。

  自打加入了横向宽屏拍摄、滤镜优化效果、添加中英字幕等功能后,足记的用户量开始激增,而服务器出现了反复的崩溃。

  每一次的崩溃,都会让她为足记的未来捏把汗:服务器要如何才能支持呈几何级数增长的用户需求?足记又如何避免昙花一现,更好地生存下去?

  面对外界发酵的质疑,杨柳有些解嘲:“足记火爆时,本身还是一个半成品。我们能火的原因,无非就是击中了大部分人记录自我和表达生活的心灵需求。如果工具不是高频常态存在的话,便会短暂存在。但谁说拍照就不是刚需?难道你会喜欢清一色‘耶’的照片吗?”

  这是杨柳一贯的风格,白羊座的她自称性格急、说话快,但为人二逼。“我没有什么技术和产品的背景,我只是想把我的初心用共鸣的方式表达出来。”她补充道。

  外公是京剧编剧,阿姨是汉唐文学教授,这样的的成长环境让这位上海姑娘对文学有着狂热的追求。她从小时候开始便大量背诵唐诗,最爱的书是同龄人可能望而却步的《古文观止》。

  电影,是杨柳的另一大爱好,大学主修电影戏剧文学的她,只要一有空就回去看电影。而足记最早的创意便来自于电影,当中不得不提的是张国荣。杨柳和她的运营总监宇文卿的相遇还是在十多年前,两人有着一个十分文艺的共通之处―张国荣歌影迷。能为自己的偶像做点什么,是两位姑娘的出发点。

  而两人这十多年的时间里,就像车上的轮胎,共同分担重量,滚滚向前。因为喜欢张国荣,她俩和另外一位好友共同管理张国荣纪念网站“荣华绝代”。因为喜欢张国荣,她和朋友做了“荣史上的今天”公众号,累计发帖2000多条,像修史一样巨细无遗地记下与张国荣有关的往事。

  宇文卿曾谈起做足记的初衷说道:“主要还是作为影迷,本身对取景地和对比拍照这种形式特别着迷。市场上没有同类产品,觉得可以尝试。”

  “荣史上的今天”,现在还能找到足记的影子。去年6月,“足记”第一版上线试运行时,张国荣留在全球800多个地方的“足迹”,一度是最核心的内容―只要打开App,就能查找到附近与张国荣有关的景点。

  杨柳说,当你打开足记,就能看到附近哪些地方曾拍过什么影视作品,“足记最早的创意,是在地图上标记出电影的取景地”。

  宇文卿的推荐加速了足记的产生。2014年10月份,她给杨柳的一款法国应用软件:它能根据你的LBS位置来看看你身边哪些场景拍过什么电影。加拿大摄影师克里斯托弗?莫洛尼(Christopher Moloney)也刺激了足记的诞生。这位资深影迷,热衷于将自己的旅行地点安排在著名电影的经典场景之处。将电影剧照和取景地以画中画的形式拍摄出来,这一方式让他的照片在各大网站上被疯狂转载。杨柳正是克里斯托弗?莫洛尼的粉丝之一。

  以纯粹打动投资人

  回到2014年6月,36氪的开放日。杨柳意气风发。

  7分钟,她向台下的近千名听众推介了测试版足记。那时候的足记并没有促使它成功的“大片模式”,但亦并不妨碍它打动资本市场。

  台下的人,有投资者、创业同行,还有她的合作伙伴和媒体。她阐述了自己的梦想,那个“真实的梦”:足记是一款能用电影语言记录生活的图片社交应用。她指出了当下图片社交应用的痛处:可以做到记录生活,但是没有把表达自我这点做好。

  “自拍很美,但比如,在黑夜中拍一张照片那就只是一片黑,如果可以在这一片黑中加上一行字,现在周遭的声响是32分贝,一下子这种孤寂感和冷清就出来了。而表达自我和记录生活就是足记所擅长的。”杨柳说道。

  来自光速安振的韩彦被杨柳打动,两天后,两人约在上海进行了一小时交谈。“金牛座的韩彦,以苛刻和毒辣的产品眼光著称,但我们的交流很愉快。我跟他讲了我是张国荣迷、做了“荣史上的今天”的APP、为什么要做足记等。”杨柳回忆。

  在她看来,能打动韩彦的可能是自己“奇葩”、“不太一样的套数”、“全部实话实说”、“做人比较纯粹,喜欢做一件事情而不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”。

  “但我需要钱,把我的产品做像样了。”杨柳并不避讳她对资金的渴求。

  特别是韩彦对杨柳以及足记的总结。事实上,作为足记的创始人,杨柳并没有特牛的产品经理,没有强大的技术能力。她先后在SP商和通信服务等公司供职,仅有的一点创业经验也只是曾供职过一家初创企业。

  “她的初衷很单纯,就想把自己对张国荣的兴趣爱好通过产品的形式表现出来,和更多人去共鸣。”韩彦对外声称。

  一开始,杨柳和韩彦就在产品方向上达成了一致:把“荣史上的今天”的成功复制到以兴趣为导向的图片社交领域。花最大的精力,做出图片的“共鸣”。

  当月,光速安振成为了足记天使轮的领投者。紫辉创投合伙人郑刚作为跟投也加入其中。

  郑刚,是知名的情怀投资人,也是锤子手机的坚定投资人和支持者。他和杨柳是在36氪的开放日上认识的。在听完杨柳7分钟的发言后,郑刚讲述了他对图片社交应用的理解,并说“我没有什么问题,挺好的”。

  杨柳称郑刚为“刚叔”。“刚叔认为足记在电影方向上的调性和自己的投资领域非常契合。他说大家拍照都习惯于做V的手势,没有意思。但我后来发现刚叔自己是最喜欢做V手势的人。”

  “但刚叔是我永远的投资人。”杨柳强调。

  共鸣的团队让用户讲故事

  拿到第一笔250万元人民币天使融资的足记很快找齐了初始的八员大将:除了自己、宇文卿、Fomalhaut,足记还有一位界面设计师,三位分别负责苹果iOS版、安卓版和后台管理的程序员以及一位兼顾财务与HR的干将。

  足记的团队里不缺文艺的基因,杨柳要找的也是与她有情感共鸣的人。

  Fomalhaut是杨柳从豆瓣上找来的。这位被杨柳称为“不务正业”的化学女博士热衷于寻找全球各地的电影拍摄场景,网上流传甚广的英剧《神探夏洛克》按图索骥旅游指南便出自她的笔下。

  足记的特约顾问―赵亚飞也是一位电影狂热者。在国外留学时,他会专门去找电影的取景地,把自己拍摄进那个画面里,并作出和电影里一样的动作。

  足记的技术员杨凯,是杨柳从网上“勾搭”而来,她看重的是他和自己一样的产品理念,以及他出色的技术能力和代码能力。

  杨柳说,公司刚创立时,我会告诉他们实际的情况和风险,如果他们有更好的选择,我不会阻拦,甚至他们选择的是我熟悉的团队,我还会帮助他们做一些背景调查。

  “朋友的感情是一辈子的,如果没有缘分做同事,能成为好朋友也不错,以后可以互相扶持。”杨柳笑着说。

  她声称自己是一个缺陷表现比较大的人,“等足记步入正轨之后,我希望自己能安心做一个产品经理,让更好的职业CEO来推动足记的发展”。

  对于足记的主要功能,杨柳最初的想法是:除了用户自己创造故事之外,还提供给用户与地点相关的故事,告诉用户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,有什么名人曾经在这里流连过。此外,还有一个可以精确到小数点后面7位的经纬度。

  在这八个人的努力下,这个取名为“足记”的App正式诞生。取了英文的foto加Place单词组合,蕴含着团队对其美好的祝愿:一是走出脚下和生活的每一步;二是记录,除了本身能提供的故事,还希望受众能自己创造故事。

  大片模式一下子火了

  足记的火爆是从2015年2月4日新上线的一个小按钮―大片模式开始的。

  在这个版本推出之前。按下“足记”首页上的“照相键”,菜单上会出现“画中画模式”、“对比模式”等选项,用户可以按照需要,将自己的旅行照片与资料图片混合。

  但是很显然,彼时足记的目标受众相当的窄。爱电影、会拍照、常旅游、喜欢发朋友圈――要找到这四种类型的人,不是什么难事,而集齐于一身的人,交集有限,真正冲着影视片取景地去的用户并不多。

  足记团队有了新的思考,让产品摆脱碎片化的场景层次,给用户提供向外分享的刚性理由。他们渐渐理清了逻辑:拍照是为了记录,记录是为了回忆,回忆就用电影一样的形式一帧一帧地呈现。

  来自用户的主动上传数据是足记团队的一大惊喜。杨柳说:“中国没有扛鼎的拍照社交产品,因为社交关系很难在产品里面建立,目前微信重构并垄断了这一层,所以你做得越轻、信息含量越少,留住用户的能力就越弱”、“所以足记团队给产品动刀,就是要做彻底地差异化”、“并忘掉Instagram”。

  为了增加黏性,留住用户,一种“特效”被加入:用户不需要经常旅游,也不需要多爱电影,就能把随手街拍变得大片感十足。足记为用户提供了电影宽屏的尺寸比例、自动为照片添加遮幅的两条黑边,还自动赠送不费脑筋的电影台词作为字幕,最后做出电影胶片色彩风格的照片,将照片赋予戏剧化的呈现色彩。

  “启用足记的大片模式,你随便拍拍,加上几句话,整张图都会很有感觉。不信你试试。”杨柳向记者推荐。

  足记的产品功能,开始从“前往电影的经典一幕朝圣”到“每张照片都可以成为经典一幕”的进化。足记的用户在大片模式推出后激增。

  2015年3月18日,用户突破500万。从导演“叫兽易小星”到“阿里影业”,从写字楼的白领到在校学生……足记的用户群在不断扩充。

  事实上,足记在大片模式推出后的火爆,连它的投资人都没有想到。杨柳感恩她的投资人,“他们经常会鞭策我,保持初心,把产品做好”。

  “这次创业,我终于知道了,我之前的老板挺不容易的。你会遇到想象不到的阻力和质疑。但好在,我心态比较好,比较平常心,不会患得患失。”杨柳说道。

  除了几百顿饭,其他都兑现了

  急速成长的另一面也随之而来。足记随后遇到的难题,也是杨柳始料未及的。

  3月10日,足记的用户突破10万大关时,后台服务器瘫痪了。

  闪退、超时、卡死、崩溃、无响应、信息丢失接连出现。团队开始在焦头烂额地应对服务器负载压力:除了不断通过应用内通知、微博和微信向用户道歉之外,一切力气都开始用在了克服技术难关上。

  为了解决问题,足记不得不关闭或降级了App的部分非核心功能,全力抢救服务端的性能。同时,杨柳也在找寻外援。

  一支由金山云、青云、阳光云三家云服务商组建的攻坚团队入驻足记。金山云VP、技术负责人朱桦被委托为代理CTO,他带着4名资深工程师从北京飞到上海。他将足记的问题归结为业务架构的水平扩展能力,足记内容的压力都在云端的社交应用,“300万DAU这个数据并不算太高,不过原来的技术架构确实是太脆弱。”

  “任何一款产品不是由产品教训用户的,而是应该由用户来教训产品的。这是足记在产品体验上的硬伤。”杨柳坦承。

  3月份服务器瘫痪之后,杨柳更加意识到了技术的重要性,她不断对外招聘技术人才来充实。“我是足记最大的Bug,”她向记者强调,“只是招到合适的人才也并不容易。”

  这是所有互联网创业公司面临的问题:技术在后期成为拦路虎。杨柳的足记亦不例外。

  一家刚成立的创业公司,又如何跟BAT抢人呢?值得欣慰的是,足记现在的团队成员已经扩充到22人,按照杨柳自己的形容,“有些是被我骗过来的,但我让他们的薪资水平从原先的行业中下提高到了行业中上”。

  “除了之前承诺给队员的几百顿饭没有实现外,其他的我都实现了。”杨柳笑了下。

  现在,足记的流量负载已经被保存到了不同的服务器上。同时足记下一版本的开发也在进行中。但杨柳还是很忙,据她自己回忆,最多的时候,一天要见10多位投资者。

  “足记需要资本来支撑发展,技术的窘迫需要新的融资来解决。目前主要还是线上服务器和人力的成本,几乎没有额外的地推和宣传推广。”杨柳说,“但烧钱比赚钱多出很多倍的市场环境下,足记会把最后一块钱留给技术开发。”

  前路未知,纯粹不改

  现在的杨柳,还无暇顾及足记盈利的问题。

  她眨巴着她的大眼睛回复称,“在明年下半年前我都不会考虑盈利。因为这样做会干扰做产品。目前这个比较纯粹的产品,倘若商业不能辅助足记的调性,我宁可把它砍掉”。

  庆幸的是,不断有投资者给了这种梦想报以温情的回应。

  足记A轮的领投者“成为资本”便是其中一家。杨柳说,选择“成为”一是因为它投资过优酷土豆,和足记的调性一致;二是投资人本身是率真小资的上海男生,“他的办公室全部是各种文学和法文书,而不是VC书籍,让人觉得很有学识。见面的时候,我没把产品讲完,他就讲了很多对故事的理解、我欣赏他跟我强调的那句‘一定要把故事的东西做出来’”。

  A轮的跟投红杉资本也是。既有天使轮的认识基础,还有投资者的个人品位,对方临近中年却依然热爱生活和写诗。杨柳介绍,“他投的很多是文艺的东西,因为他对文艺青年有独特的宽容和包容,我纯粹就是看中这点”。

  在杨柳看来,风投和创业者之间的选择应该是双向的,“我选择的是那些和我在价值观上一致的风投。当然,他们也得能忍受得了我在盈利模式上的不足”。

  至于足记的未来,杨柳讲了一个听上去可以盈利的版本。

  在下一个版本中,足记将开放取景地的接口并且和第三方做一些合作,会有积分的商场,景点预订电影票,一些电影原版的周边产品。“这些可能会是盈利的点,但是我们不会把它放到很重的位置。看用户是不是有这样的需求。”杨柳说。她提出了思考的方向,重点仍是保持纯粹。

资讯标签:合作不是巨头欢迎

栏目推荐

康师傅方便面吃出黑色创可贴

时间:2015-12-22 17:14:53